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洗衣工厂 > 洗衣厂投资
洗衣厂投资 /
互联网+中央工厂:大陆e袋洗与台湾衣贝洁联姻
2016-9-5 10:18:10

  来源:中国网

  据报道:2016年7月,e袋洗宣布投资超过1亿元人民币入股衣贝洁。在洗衣行业,进行资源整合是迟早的事情,如今洗衣O2O已经经历过一番波折,火热一时的互联网风口过去,砸钱买客户的模式已经不适用洗涤企业的发展,作为O2O的核心,真正需要沉淀的还是服务,还是用户体验。

  作为从事洗染行业近40年的李净锦并不觉得O2O模式有什么新鲜,“我小时候做的就是这样的服务,只不过以前是用电话,现在换成了手机APP。”

  目前,传统洗衣店受到了来自互联网和日渐走高的成本的双面夹击,而占市场大多数的小型洗衣店由于成本与质量的博弈也难以为继。

  而对提供O2O服务的互联网企业来说,其服务又必须建立在相对完善的终端生产能力、服务体系和标准化管理流程,这需要依靠线下实体的支撑,甚至需要线下为其导入更多的订单。

  这样的O2O,才不会成为一道尴尬而头痛的难题。

  价格便宜,服务却不该打折

  2015年12月31日,O2O创业公司懒到家与线下连锁干洗企业赛维洗衣,在新品牌“赛维懒到家”运行了近一个月时间之后,正式宣布合并。

  实际上,互联网洗衣模式之所以能够走通,离不开与门店或工厂的合作。

  “这是因为洗衣这个行业跟零售或者打车有很大不同,它既是服务行业又是加工行业。而这项服务又很特殊,它至少会发生两次,一个是收衣的时候,一个是在送衣的时候。消费者既有质量的要求,也会有体验的需求。”洗衣连锁品牌上海象王洗衣有限公司董事长黄进能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e袋洗曾开创“99元洗一袋”的新模式,之后,大批洗衣O2O企业纷纷跟风,“首单免费”、“一元洗衣”等低价优势或营销“噱头”处处可见。

  然而,由于对洗衣品质缺乏控制,许多提供洗衣服务的O2O平台都遭遇了消费者的投诉。

  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中国商业联合会公用纺织品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北京日光精细培训学校校长王超义就展示了多件被洗坏的衣物样本,“互联网公司可以靠价格优势吸引用户,可要留住用户还是要依靠品质。没有人会因为便宜就愿意忍受衣服洗不干净,或者被洗坏。”

  洗衣O2O品牌多洗的CEO袁则也对《瞭望东方周刊》介绍,找不到合格的洗衣加工厂曾一度是其发展的最大障碍。为此,多洗采用了自建洗衣中央工厂和物流的方式,试图打通线上平台、线下门店和后端工厂的整条供应链。

  于2013年11月正式上线,目前日均订单量已经超过3万个的e袋洗也发现,此前合作的加工商达不到中央工厂的标准化、规范化,成本和用户体验也不具备优势。

  e袋洗创始人兼董事长张荣耀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未来其订单将统一由其投资的衣贝洁中央工厂提供服务,“没有稳定、持续、高质量的线下供给,互联网再怎么烧钱也是烧不出未来的。”

  控制洗衣工厂就能控制品质

  作为互联网洗衣公司代表的张荣耀,其实此前更为行业熟知的身份是,中国最大的洗衣连锁加盟品牌之一——荣昌洗衣的创办者。如今,成立26年、线下门店超过上千家的荣昌,包括从荣昌独立出去的伊尔萨,“在e袋洗与衣贝洁正式达成合作之后将不再扩张,并且会逐步放弃洗衣加工。”张荣耀告诉本刊记者。

  “其实从e袋洗上线之后,荣昌就一直在做这两件事,一是守摊子,二是逐步向体验店和智能工厂转型。这次的1亿多元投资,一部分就是要用于对我们现有的加工商在设备、规范等方面做更新和升级。”他说。

  与张荣耀主攻线上的转型方式不同,黄进能认为“在全国拥有近80家中央工厂和1000多家门店的象王,自有APP、微信、淘宝等线上端口只是开拓增量市场,保证线下加盟商的盈利能力才是转型目的。”

  “这两年象王加盟店数量的增幅有所放缓,而一些做得比较久、比较好的加盟商,如果由于成本、政策的限制出现问题,我们会鼓励和帮助他们逐步转做收衣店,重新选址,或者店铺面积和人工可以减少一半,成本上也能相应减半。他只要做好前台的服务和跟顾客的关系维护,洗衣就由我们的中央工厂来作后盾。”黄进能对本刊记者介绍。

  而在普遍以“轻资产”模式吸引投资人的互联网创业圈,2014年才成立、洗衣中央工厂和物流全部自营的多洗无疑是个异类。在王超义看来,“传统的洗衣加工与互联网O2O,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员构成,一手包揽就意味着你需要凑起来两支完全不一样的团队,协调两种理念和思维,这个难度恐怕比资金投入还要大。”袁则则认为,这是一条必走不可的路。

  从趋势上来看,把加工与服务区隔开,几乎是目前整个洗衣行业的集体选择,但也不乏独辟蹊径者。

  比如,国内最大的洗衣连锁品牌之一福奈特就几乎没有自建线上入口和中央工厂,而是延续“前店后厂”的传统模式。“但是由于主要定位高端洗衣客群,它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王超义认为。

  “互联网+中央工厂”或取代“前店后厂”

  除了不可持续的“价格战”,商业模式、服务流程上的大同小异,同质化竞争之下的行业洗牌也不可避免地出现在洗衣O2O行业。

  作为受到互联网冲击的传统企业代表,张荣耀却认为,“互联网的发展出了问题,我们也没什么可幸灾乐祸的。即便是没有外界的冲击,线下洗衣模式也早该转型了。”

  首先从成本上来看,伴随着近几年实体店租金的一路上涨,传统洗衣门店经营上几乎难以为继。

  “有些大城市光房租就能占到销售收入的一半,水、电以及人工成本也越来越高,而一个门店的产能基本是固定的,不可能无限制增加洗衣数量。”王超义补充解释。

  另外,面对严苛的环保要求和排放标准,传统干洗店的从业门槛也被空前提高。以北京为例,按照2015年8月出台的《北京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2015年版)》要求,居民楼禁止建带设备的洗染店。

  互联网洗衣品牌美袋洗的洗衣工厂厂长靳永强则对《瞭望东方周刊》透露,“国内洗衣连锁品牌多而杂,大部分企业主要是靠代理销售设备、卖洗护用品赚产品差价和加盟费为主要盈利方式,对于加盟店洗衣品质上的指导、后期设备维修技术支持等方面基本跟不上的。”

  这种情况下,“互联网+中央工厂”的洗衣模式有了更多的合理性。

  然而,对张荣耀来说,传统企业转型O2O的过程中,原有门店与线上业务“左右手互博”的痛苦,也曾让自己“迷茫”、“流泪”。最终选择放弃自己的线下业务,而与衣贝洁合作,“因为想好了不光是要拿市场换工匠,而是通过资源的优势互补,共同推动这个行业的标准化、智能化、规范化。”

  而e袋洗近3年时间开拓的线上流量,也让曾经想独立布局移动互联网的李净锦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三年前,我们两个就他要不要割掉线下,我要不要布局线上这个问题聊过整整两个通宵。”李净锦说,三年来e袋洗和衣贝洁都曾经想两头兼顾,“可是互联网的风口很快过去了,最后发现还是要合作。这个合作不是简单的战略协作,而是有资金、股权,我们是变成一家人。”

 

  “假如衣贝洁在大陆也像荣昌一样有着遍布全国的门店,我肯定不会跟他合作。否则那不叫‘结婚’,那是一个山上的男人找了一个山下的男人。”张荣耀补充说。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共和新路3400号   电话:021-66129969  手机:13818262366 

上海好尔洗涤机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08381号-9